银环

复联3观后感

小蜘蛛的离去

我想,这大概是悲情部分中的点睛之笔吧。小蜘蛛年轻,敏感,没有成人那么多顾虑,替许多逝者说出了未竟之言。他有动人的生命,也有更美丽的夭亡。



小蜘蛛离开的时候,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。小蜘蛛就是我心目中少年英雄的样子,英气灵秀,因为战事而变得少年老成,有着成人所没有的细腻柔软的心绪。他预感自己即将离开,和Tony的几句对话简直太催泪。

“Mr.Stark,I don't feel so good.I don't know what's happening.”【史塔克先生,我感觉不太好。我不知道怎么了。】——这里是小小的颤音,声音越来越颤抖,摇摇晃晃地向史塔克先生走近,开始可能还有些犹豫,最后实在太慌张害怕,终于扑到史塔克先生身上拥抱住他。

“I don't wanna go.I don't wanna go.Mr.Stark,please...please...I don't wanna go,I don't wanna go...”【我不想走。我不想走,史塔克先生,拜托,求您,我不想走。我不想走……】——这里是破碎的哭腔了,越说气息越乱,最后实在站不住了,搂着Tony向后仰倒。

“I'm sorry.”【我很抱歉】——这里是微弱的气音,神态也变得茫然,大概是真的撑到极限了。他也知道离开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最后看向史塔克先生,说一句道歉,眼神就飘向另一边,定格,然后灰飞烟灭,随风而逝。

整个过程中,Tony只说了一句“You are all right.”【你没事的】作为最苍白的安慰,最无望的期待。小虫走后,Yony伸手想捧回那些灰烬,但也意识到这只是无用之举,又将手上的灰烬拍散了。孤单地坐在钢铁废墟一角的Tony,身后的背景还是暖色的泰坦星,可是这样的暖色反倒让绝望之中更添苍凉。

一颗年轻的星星陨落了。

裹着斑驳的春光在树荫底下睡着
能否化作尘埃就此不问缘由

官方说大黄蜂外传电影里柱子会出场,就想起TFP剧场版里的这个场景了。超想看真人世拍出来啊✪ω✪骑士受封一样的仪式,柱子握着长剑,用剑身在BBB左右肩上各敲一下:“大黄蜂,我晋升你为一名战士。”或许那时候BBB还是灰色涂装的大灰蜂“ZB-7”,不管了反正都很带感啊。在战火中经受磨练,立功后正式被封为战士,人类盟友为他鼓掌,喊着“小蜂,真棒!”(或者“小Z,真棒!”)举剑的柱子和半跪着的BBB,背景是壮阔的夕阳。越脑补越想看了(*/∇\*)

一直都在陌生的星球战斗,怎么能不想家呢?几乎都快忘了,小红也是漂泊异乡的孤鸟。
P1~3:老威建起了霸天虎的指挥塔,小红很高兴,因为这里“开始感觉像家了”。
P4~8:小红听到是有关塞伯坦的事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中间还有些小小的惊讶:“原来我已经离家这么近了吗?”
P9:几句歌词,觉得很适合想家的小红。每次他感觉离家很近的时候,都非常开心,但“回家”终究还是一个未实现的梦。他也有过在塞伯坦和平时期生活的快乐回忆吧,那一定是一段非常棒的时光。

光的故事

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灵感来源于伊東歌詞太郎的单曲《fairytale 》,链接见评论,文章最后两句话也是两句歌词。


    ②自己脑补的奥特战士与人间体的故事,不与任何具体的奥特曼对号入座。所以奥特战士和地球保护小队都没有具体的名字,人间体用“我”,地球保护小队用“我们”,奥特战士用“你”


    ③私设作战时只有奥特战士有明确的自我意识,能够支配奥特曼的身体,人间体就像梦游似的在一团光里看着(bu shi)


    ④大概是蠢萌的奥特曼与蠢萌的人间体的故事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
    你是光,不过可能是冒牌的。


    “光之巨人”,人们这样称呼你和你的同伴。确实,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一个巨大的闪光弹,不过闪光弹没看清方向,“着陆”变成了“着海”。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……啊,一个湿漉漉的奥脑袋终于冒出来了。“全体出击,去把我们的奥特战士捞上来!”我发誓我再也没听过比这更丢人的任务。


    ……好吧,或许还是有的。


    初次见面的时候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获得“访地球许可证”的,居然不会说任何一门地球上的语言啊啊啊啊啊啊!!!!!拜托人类的翻译机可翻译不了宇宙语。你叽里咕噜地在那站着不停比划,在清冽的海风中冻得浑身哆嗦,我们也不好受,但是我们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也不敢乱行动啊对不对?你可是有四十多米高呢,上哪去找那么大的电热毯给你披着?用高温炮轰你也不对,毕竟你是新来的地球守护者,我们将来最要好的同伴,不能这么欺负你。


    电脑屏上检测音频的波段大起大落,技术员说可能是你在切换不同的语言,有几段的音频组合非常相似,有几段又大相径庭。不行,更想骂人了,你会说好几种不同的外星语就不会说一种地球话吗?光之国的教育系统亟待完善,亟待完善。还好,在你身上的最后一滴水被吹干的时候,你吐出了几个音节:“みんな……(就是“大家”的意思)” “对,就是这个!”技术员欢呼起来,“就说这种语言,新来的奥特曼。”你当机了那么几秒钟,之后我听见的就是标准的日语了:“非常抱歉,语言库里的默认语言设置错了,我只能一种一种地试。”原来还有这种操作,长见识了,奥特一族真是个神奇的物种。

 

  “接下来的三个月内,大家负责教导这位新来的奥特曼,教他地球上的各种风俗习惯、奇闻异事、南北八卦等等,务必让他尽快适应。”队长一本正经地下达第二条丢人的命令,我已经看见同伴们嘴角抽搐了。喂,那个傻乎乎的奥,你怎么还在那站着,赶紧缩小了过来,我们可以拿普通电热毯给你披着了。


    “奥特曼不会因重疾而死,反而是感冒之类的小病会威胁到他们的生。”我差点就信了这种鬼话,谁让它是《入队考试说明•奥特曼篇》里面的加粗黑体字,老师说黑体字都是重点,重点都是要熟背的。可老师没说编者的小儿子会去改动自家老爸的编辑文稿,还改了好几章节。都白背了啊!



      ……扯远了。不说废话了,言归正传。



    总之我挺担心你的,毕竟你看起来这么傻,估计接下来的十几年我们会很辛苦了。要保护地球度过怪兽出现的高频期,还要照顾一个蠢萌的奥特曼。“你愿意做我的人间体吗?奥特战士必须有人间体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向你保证,我会尽我所能地保护你,如果有紧急情况,我会与你分离,绝不连累你。”说什么傻话,有整个基地的精英罩着你,怎么可能让你被逼到那种地步?过来吧,今后我就是你的人间体了。话说,你为什么要变成一个小破球飞过来,一点都不酷炫,我还以为会有五光十色的大场面呢,虽然融合的过程真的挺舒服的。

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与你共用一具身体的感觉很奇妙,比如周末晒太阳的时候总是晒不够。好啦我知道你是光之巨人,光之巨人晒不黑,可我会被晒黑,晒多了还会脱水。“再等一会儿,就一小会儿,真的,两分钟。有我在,你不会脱水的。”你再怎么求我也没用!“光之国已经没有真正的太阳了,我想再多看看,回去就看不到了。”好吧,我服了,接着晒吧。


    比如战斗的时候你受伤了,我会疼。怪兽咬在了你的左臂上,我的左臂会有细针刺的感觉。我知道,你一定比我痛苦得多。主导整场战斗的是你,伤得最重的是你。我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地被裹在一团光里,意识越来越模糊,当我最终清醒的时候,我已经站在地面上了。战斗结束,成功击杀怪兽,我身上只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淤青。我试着呼唤你,你没有回答,但我能感觉到,你还在。辛苦了,好好休息吧,小傻奥。


    ……或许我不应该再这么称呼你了。


    你一点都不傻,三战之后你就鲜有败绩,至于那些强健漂亮的格斗和绚丽的光线技能,人们已经描述得足够多了,这里不再赘述。你的所有作战记录都在电脑里,大伤小伤数不胜数,还有几次险些丧命,你义无反顾。如果没有你,这十几年不知要如何度过。你是优秀的战士,值得所有人的尊敬。整个基地的人都喜欢你,你变成小破球与我暂时分离时,大家都追着你跑,想揉揉你。回忆起来,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。


    我知道我们终有离别的一天,只是没想到离别到来得这样快。怪兽出现的高频期总以“最后一战”结束,这也意味着战斗将无比艰难。“我们一定会赢,就像历任守护地球的前辈们一样。”你这样说着。我总是吐槽你,说你不可能是光做的,毕竟光可没有4万多吨重。但我看见了你的血,星星点点的金色的血,慢慢变成光粒子,随着晚风消散了。越来越多的光粒子出现又消散,我依然意识不清,却莫名地很难过,我快要失去你了。




    【我向你保证,我会尽我所能地保护你,如果有紧急情况,我会与你分离,绝不连累你……】


    住口


    【应该道别了】


    别说了


    【很荣幸与你们共战至今】


    回来


    【其他奥特战士正在赶往地球,我……】


    你的声音戛然而止




    “奥特战士死后会化作光,这是他们最后的英姿。”


    我不信。你可是个冒牌货,冒牌货不会化作光,不会化作光就说明不会死,就是这样。


    那么,我看到的恍若朝霞般壮美的大片光辉,又是什么呢?我清醒地站在地面上,但我感觉我已经落到深渊里了。你不在。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



    你是光,货真价实的光。


    光因黑暗而消散,又因希望而重新凝聚。我终于又看到那熟悉的景色——光刃劈开夜的帷幕,影翼收束风的残痕。


    天亮了。


    你站在光芒中向我们问好,你站在光芒中向我们道别。


    再见,小傻奥,回了光之国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能与你相遇,我荣幸之至。别哭啊,跟紧你的前辈,别在半路走丢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
   


   哪怕只是一点,神也一定赐予了他们相遇的时间。

 

 

    你那独一无二的光辉,我依旧憧憬着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终于填完了!
空白表格在第二张,来源见浮水印。

分子•存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分子•存在
        你眺望无垠的夜空,看到深远的银河和无数的恒星,它们的存在,即分子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一滴水=1.67×10∧21个分子。
        分子存在一定的体积和间隔,分子在不停地做无规则运动。
        愿你和你生命中的那些存在,也是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前在一家服装店的玻璃上看到的句子,觉得很有理性美,并且一直没懂是什么意思(应该不是推销衣服吧),只是单纯的很喜欢,每次路过都要停下来看一看。现在已经被撕掉了,但是我还记得,回想起来,依然很喜欢。

过去式

         “Loki,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.”
          写英语作文或者造句、词形变化的时候,我很喜欢用过去式,没有理由,提起笔写下去的都是过去式,毕竟看到的文章、小说都是过去式,不是么?这么长时间,已经习惯了用过去式来表达一切。那么多种时态,过去式只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在影院看到这句台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Thor用的是“thought”?这种疑惑毫无理由地出现在脑海里。台词一晃而过,没来得及多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在LOFTER上看到了这句话的翻译。“Loki,我曾把你视为全世界。”是曾经啊,那现在呢,现在你对我抱有怎样的感情呢?与曾经相同或者相反的态度,都有可能,但正是这种不确定性,让人感到酸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过去式,多么普通的一种时态,讲述的是已经过去的故事。那些美好已经过去,那些伤痛也已经过去,悲欢聚散皆是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希望接下来的电影不要虐吧,Loki只剩下哥哥给他的爱了,当他失去了所有的爱,或许死才是一种解脱。但我们都希望他能活着,所以~~~~~~~~请官方继续发糖吧,刀子什么的交给同人来发就好了٩( 'ω' )و

【擎蜂】水洼

        拿成绩单的时候空闲摸鱼,借此文表达我对持续两个月都还没完的雨季的心塞。背景接tfp柱子跳井之后,微虐预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Bumblebee不喜欢下雨。雨是蓝星上特有的东西,蓝星拥有厚重的大气层,而塞伯坦没有。下雨对于TF而言实在不是一件好事,雨淋多了会生锈,机体进水还容易引起短路,滴到光学镜片上的雨水会模糊视线,影响战斗,TF们也没有雨伞可以打……总之没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 Bumblebee不喜欢下雨,但他喜欢雨后的水洼。一摊一摊的小水洼清清亮亮的,当他俯身去看时,他可以看见水洼中倒映出的松柏枝,自己酷似蜂类的面甲,还有刚被冲洗过的湛蓝的天空。倒影的世界看上去是那样真实,Bumblebee情不自禁地伸手去触摸,那个虚幻的世界一触即碎,毫不留情,但等待一会儿,又立刻复原了。就像现在的塞伯坦。塞伯坦经历了数百万年的战火,如今已到了和平时期,满目疮痍的家园正在重建,他作为继任领袖,必须有条不紊地指挥重建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但当空闲时,年轻的领袖喜欢打开太空桥,跑到地球上,找一处有水的地方——尤其是有水洼的地方——待上很长时间。他坐了下来,抱着双膝,盯着平静的水面。一个红蓝涂装的TF慢慢地接近了他,向往常一样,把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肩上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Bee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 【很好啊,大哥。我已经让烟幕去验收塞伯坦新建筑群的建设成果了,大家工作起来都很卖力。】

        “验收应该是你的工作吧,又跑来偷懒了,还乱用太空桥。”

        【不是啦,我只是想休息那么一小会儿,真的只是一小会儿而已。大哥,你看看地球雨后的水洼,多漂亮。】

        【每到这个时候你都会来批评我,无论我在哪里你都会找到我,教训一通之后把我拎回基地。咱们俩一定是有心灵感应,对吧?】

        【我很怀念在地球上战斗的日子,虽然大大小小的战斗不断,你有好几次都深陷险境,但最后都是有惊无险,不是么?】

        【内战已经结束了,回到久违的家园,你却离开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 【叫我如何不思念你。】

        Bumblebee在自己还没意识到时就哭了出来,清洗液一滴一滴地落到身旁的水洼里,泛起的波纹破碎了倒影世界的平静。他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肩膀,似乎那里还残留着很久以前那位TF留下的温存。

        【不过啊,大哥,你一定更喜欢带着笑容的我吧。】

        回答他的只有飒飒的风声。他忽然笑了起来,即使眼角还有没擦干净的清洗液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是的,我的Bee。”

        冥冥之中,他仿佛又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蜂,你在哪?我验收完了哦,作为交换,你要在下周末抽出时间陪我去飙车,偷懒的领袖~~~”烟幕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,尾音拖得老长,不用思考都知道他在笑话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你就等着被我揍吧,贪玩的副官~~~”Bumblebee毫不示弱,又好气又好笑地喊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【再见,大哥。】

        Bumblebee挥了挥手,向那些虚幻的想象道别。“在回塞伯坦之前,让我先玩一会儿吧。”他向前奔跑,蹦跳着转圈,开心地踩着水洼。他很久都没有这样放声欢笑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你,我会努力活成你喜欢的样子。 直到有一天,我与你重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擎蜂】滑草场

        接变5,临时脑洞。趁着放假,多写几篇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在垃圾场的生活真是无聊,但战后修复工作还没完成,博派战士们只能将就一下。每天晚上都坐在房顶上看星星的Bumblebee几乎把头顶上那片星空都看穿了,这该死的生活还是没有得到改善。好在Optimus会给大家轮流放放假,出去休息休息,只不过不能飙车。想到不能飙车,某TF湛蓝的光学镜又黯淡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没关系!Bumblebee最近在郊区发现了一块草坪,每天都有许多人类穿戴着奇怪的装备在上面滑来滑去,不少人还特别喜欢大叫着从山坡上直冲下来,这些行为虽然看起来有些怪异,但貌似很好玩。“噢,那种运动叫滑草,亲爱的Bee。”应凯德之邀来进行“垃圾场一日游”的薇薇安很耐心地回答了小蜜蜂的问题。【Sounds  great,要不趁晚上碳基们睡觉的时候去看看?】一个美妙的计划在小侦察兵的脑海里酝酿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 夏夜总是那样迷人,晚风也带着丝丝暖意,夏蝉的鸣声并不显得聒噪,毕竟这比震耳欲聋的炮火要温和得多。明黄色的科迈罗熄了车灯,轻车熟路地溜出了垃圾场。露天滑草场的门已经锁上了,Bumblebee翻过高高的的防护网落到草地上,打了几个滚之后,他开始学着碳基们向山坡顶部爬。【高度应该够了吧?】他翻身坐下。身下的土地很柔软,还带着点点凉意,夜晚的草地凝聚了最纯净的水汽。塞伯坦可没有这些,这是属于蓝星的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侧身卧下,富有金属质感的脸庞贴着湿润的草地。忽然不想滑下去了,就这样躺着似乎也挺好。晚风轻拂,绿油油的小草贴着他年轻的机体,那种温柔的、亲和的感觉,总能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领袖微笑时的眉眼。“王者之手也是医者之手。”①Bumblebee从不否认这一点。Optimus虽然不能像救护车那样救死扶伤,但他的话语、他的笑容、他的信念,都能治愈无数的博派战士。

        【Optimus,I would lay dowm my life for you.】无论何时,Bumblebee都甘愿为他赴死。

        “Bee,你在那干嘛?”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磁性声音在滑草场的最底部响起。糟糕!Bumblebee内心大叫不好。慌慌张张地起身,没想到却脚下一滑,明黄色的TF侧着身子就向山坡下滑去。TF的体重不容小视,Bumblebee因滚动而卷起了不少泥草,他试图使自己停下来,但结果是他的足铲铲起了好大一块草皮。“嗷啊啊啊啊!!!”还没等Optimus反应过来,博派的Bumble•泥团子•bee就已经鬼叫着将他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 “Oh,my god.Optimus,你是和bee一起去挖煤了吗?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,赶紧过来洗干净。”凯德握着水管对眼前的两个TF大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滑草场。
        “哪个焚蛋干的好事!把滑草场当成拆迁工地了吗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致敬《魔戒》